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另一个国际

玄龙角通体乌黑,三尺长,闪着金属般的润滑光泽。悬浮在空中,就像一根垂直的短矛。彻底没有一般龙角的曲折,也没有透出任何力气。看上去,平平无奇。凤轻翎便是这个感觉,她辗转反侧看了好半天玄龙角,最终有些气愤的说:“敖天竟然骗我!她脑子究竟怎样想的?”高正阳没有和凤轻翎评论这个弱智问题,他握着玄龙角,感受着其间深重无比若隐若现的力气气味。那种感觉就像在漆黑河水里捞鱼,能感觉到鱼的存在,却怎样也无法抓到。凤轻翎没得到高正阳的回应,更不高兴了,她对一旁的敖贞说:“你们龙族最诡诈多变,真是让我不齿。”敖贞悄悄眯起湛然龙眸,她虽早便是十一阶巅峰了,但面临凤轻翎无匹美丽,也不敢直视。只能暗自工作龙皇秘法,镇守心神。神主都难以抵挡的凤仪九霄神通,只凭敖贞自己是挡不住的。但敖贞和高正阳神魂相交,在她神魂中有一缕高正阳留下的印记。便是凭着这一缕印记,敖贞清晰知道凤轻翎是自己情敌。也正是这一缕印记,把凤仪九霄的魅惑力气抵挡住了九成。剩余的一成,敖贞到是牵强能撑得住。但她也不敢直视凤轻翎,只能在心里暗自抑郁。知道高正阳到太极天了,敖贞就和父亲敖正请示,急匆匆赶到了太极天。敖贞主要是怕高正阳和敖天起抵触。假如两边大打出手,工作就不好办了!敖正的龙皇一系,当然想要镇压应龙一系。但这个镇压可不是消除。毕竟是同源同根的龙族,又是纪元轮回的大劫关头,龙族要尽或许的团结起来。敖贞赶到太极天,却发现并没有像她忧虑的那样两边打的没法解开。反倒是敖天垂头认输,自动送上玄龙角示好。玄龙角是应龙一系的至宝,甭说敖贞没见过,便是她父亲敖正都没见过。这个龙族祖传的至宝,也让敖贞一时没心思和高正阳叙说离别之情。偏偏这个时分,凤轻翎在那不甘寂寞,不断挑事。敖贞听的心烦,但不等发生,仅仅瞟了眼凤轻翎就肝火全消。敖贞也知道这很不正常,但凤仪九霄便是这么不讲道理。她试了两次自知斗不过凤轻翎,只能认输躲到高正阳身侧。诸天万界中,大约只要高正阳能免疫凤轻翎的凤仪九霄。这不止是他和凤轻翎神交过,还由于他是炼体神王,表里成一,近乎完美无暇。凤仪九霄的神通,终究是由神通法激起对方共识。这种力气并不会损害对方,哪怕是没有才智没有生命,都无法免疫。高正阳自成一体,不受任何外力不坚定,这是他反抗凤仪九霄的根基。尤其是他龙皇不死神躯大成,现已能彻底操控本身心情,再不受外力影响。凤轻翎没能信服敖贞,却有点不爽。她笑吟吟的敖贞说:“小贞贞,叫声大姐听听。”敖贞尽管躲在高正阳身侧,可凤轻翎对她说话她却躲不掉。她本应该当场回绝凤轻翎这种无聊的要求,却又觉得凤轻翎是十二阶神王,又美丽无匹,年岁也比她大,叫她声姐姐也是天经地义。但出于沉着,敖贞却知道这样很不当。话到嘴边就犹豫起来。凤轻翎也不敦促,她便是喜爱折腾敖贞。至于敖贞是不是真叫她姐姐,反倒不重要。她本便是正宫夫人,方位不可不坚定。哪里需求一只小母龙来供认。就在敖贞真实抵挡不住,想要张口叫姐姐的时分,高正阳说话了:“别闹了。”凤轻翎被高正阳扫了一眼,只能收敛脸上的笑意,也不再对着敖贞用力。敖贞也松了口气,面临凤轻翎,比和敌人大战几天还累。那种时时刻刻直击心灵和神魂的魅惑力气,好像怎样都无法反抗。高正阳屈指悄悄敲了敲玄龙角说:“这儿边藏着一个国际……”凤轻翎有些振奋:“那咱们快进去看看啊!”成果神王,取得凤仪九霄神通,凤轻翎觉得天上地下再没什么值得害怕了。胆子也一下大了几千几万倍。敖贞却没有凤轻翎那么无脑,她神色凝重的说:“玄龙,依照龙族记载,先于纪元之前而存在。代表至虚若空的力气。无比细小,又无比宽广,其间力气改变无比奥妙。应龙一系,有两位强者领会玄龙之道证道神主!”顿了下她又说:“其间一位长辈在白银纪元大战中陨落。另一位神主便是敖天的母亲,敖虚。”敖贞最终提示说:“应龙一系关于玄龙传承极端注重,从不记载于文字,更不会别传。我父亲也不知道玄龙角的状况。但依据以往一些相关记载估测,参悟玄龙角的传承极端风险。”高正阳允许说:“我尽管感应不到里边国际的状况,却能感应到巨大风险。”他表里如一,在天道上留下不灭痕迹。但并非真的不死。玄龙角内的国际,就透显露足以消灭他的风险气味。不过,里边的国际越风险,代表里边的力气越强壮。要想取得力气,又怎样能不冒险。像凤轻翎这样容易取得神通,那是她感悟灵机,激起了血脉传承力气。感悟灵机仅仅一个外因,真实底子的她要有血脉传承。没有血脉传承,听凭你绝世资质,也不或许领会出凤仪九霄的神通。高正阳可没什么血脉传承,他要想取得力气,就只能自己去奋斗。他很确认,敖天把玄龙角送给他,肯定的不安好意。可是,这也是个可贵的时机。只要能取得太阴力气的真理,他阴阳龙轮就能真实完结,晋级十三阶。到时分,他才有资历和诸天万界神主们掰手腕。龟缩在人界,渐渐等候时机也是一条出路。但要感悟玄龙角,就要冒险。躲在人界明显不或许感悟太阴力气。高正阳想到这儿,现已有了决断。他对敖贞和凤轻翎说:“你们掌管太极联盟,我进去看看。”凤轻翎急忙说:“我和你一同、”她话没说完,高正阳身形一虚,化作一缕流光投入了玄龙角。“混蛋!”凤轻翎气的直跺脚,她捉住玄龙角试着想要进去,却怎样也无法激起其间力气气味。敖贞冷眼看着,玄龙角气味多么奥妙,就凭凤轻翎,累死也找不到进去的路。凤轻翎七彩神眸一转,落到敖贞脸上,不由显露一丝满意笑脸:“妹妹,从今天起,你可要乖乖的听姐姐的话哦……”敖贞脸上显露挣扎之色,最终却不得不鞠躬施礼:“全凭姐姐叮咛。”“好妹妹……乖……”凤轻翎笑的更是满意,心想小母龙,姐姐陪你好好玩玩。

标签: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