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8章 白眉宫的危机!

房间的门是关着的,有四个弟子在门口守着。这四个弟子,都是袁真人的学徒,究竟敢在这儿拦着其他人进去,大伙还不敢有脾气的,只要掌门弟子了。四人一看到袁真人到来,立刻开门,施礼说道:“拜见师尊!”……袁真人点了下头,跟着就走了进去。张禹、上官宁和清逸也都伴随而入。他们三个是跟袁真人一同来的,袁真人也没说禁绝进,四个子弟天然不敢拦着。等四人进去,才把房门关上。这房子不小,进门是一个大堂屋,里边古香古色,面基也不小。左右两边都有房间,不用说,一个是静室,一个是卧室。在左面的房间内有声响,袁真人首先而入,张禹等人进去之后,旋即看到贾真人和四个穿八卦仙衣的道士,现已一个穿杏黄色道袍的青年弟子站在其间。在地上的蒲团那里,躺着一具老道的尸身,在胸前插着一柄匕首,张禹一眼就能看出,正是和前次见到“飞星九刃”如出一辙的刀柄。贾真人他们也都听到了声响,全都等着呢,看到袁真人,也是纷繁见礼。袁真人、张禹和他们客气了几句,特别是张禹,不跟他人打招待,也得和自己的临度师贾真人见礼。袁真人天然没有兴致多废话,箭步来到尸身前,细心审察起来。老道胸口中刀,躺在那里,不难看出,生前应该是盘膝坐在蒲团上打坐。袁真人又四下扫了几眼,像是在查看有没有打架的痕迹。张禹也在调查,这时就听贾真人说道:“师姐,道士从后窗那里射进来的。你看……”他说着,指向袁真人后背正对着的窗户。袁真人和张禹等人也都看了曩昔,窗户是磨砂玻璃,并且带有斑纹,还有那仿古的木制窗棂。可以说,从外面肯定不可能看到房间内的状况。其间一块小玻璃碎了,玻璃碎片还留在地上,正好是对着蒲团的地点。从这儿射入小刀,刺中坐在蒲团上的人,倒也是没有问题。张禹看了看窗户,又看了看死去的老道,来回看了几回,看不出任何问题。死去的老道,十有八九便是被外面射入的小刀杀掉,仅有的问题仅仅,这把小刀是不是真的“飞星九刃”。说白了,便是这把刀,是不是真的法器。袁真人好像也想到了这一层,向前两步,来到尸身周围,蹲下身子,用一根手指触碰刀柄。紧接着,她的脸色凝重起来,动身看向张禹,说道:“贤侄,前次的工作,也是多亏了你。你现在过来看看。”“是,师伯。”张禹走了曩昔,来到袁真人的对面蹲下。他也伸出一根手指,触碰到刀柄之上。只一接触,张禹便是一怔。本来,张禹感觉到,在小刀之上,蕴含着浓郁的灵气。这把小刀,跟前次触碰的小刀彻底不同,肯定是一件凶猛的法器。张禹接着捉住尸身的手腕,肌肤现已冰凉,张禹可以确认,人大约死了一个半小时。看了眼手表,现在是下午五点半,也便是说,人应该是四点死的。他又简略了一下尸身的状况,没有发现其他的伤,胸前的创伤,便是致命伤。袁真人等张禹查看完,才开口说道:“贤侄,你怎样看?”张禹站起来说道:“依弟子看,逝世时刻大约是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,时刻很挨近四点。别的,杀死这位师叔的匕首,是一件很凶猛的法器。”“没错,便是我白眉宫的飞星九刃。”袁真人沉声说道。现在的她,面如寒霜,可见现已非常的愤恨。要知道,之前尽管本门有人死在飞星九刃之下,但都是在外就事的时分被杀。而这一次,则是在白眉宫内下手。袁真人跟着看向贾真人,问道:“是谁最早发现的尸身?”贾真人立刻看向之前房间内仅有一个穿戴杏黄色道袍的青年道士,说道:“是孟师弟的弟子薛伟。”“方丈师伯,是弟子先发现的。”青年道士赶忙躬身说道。“你是什么时分发现的?”袁真人问道。“非常钟前,由于今日咱们师父掌管用斋时的入食咒,按理说,四点半的时分,师父就该到了,眼瞧着师父一贯未到,所以我来恭请师父,前往斋堂。”青年道士说道。道家吃饭,也不是说上来就吃需要在吃饭之前,先朗读入食咒。袁真人却问道:“你进来招待你师父,可来的时分,你师父应该现已死了。那你是怎样进来的?”“弟子在外敲门,却不见里边有动态,便给师父打电话。但是干打也不见师父接,又听不到电话的声响。所以弟子就敲了卧室的窗户,卧室那里没有一点动态。静室那儿,正面没有窗户,弟子只能绕到后边。正好看到,窗户那里破了一个玻璃,就顺着玻璃往里边看,这才发现……师父……死了……”薛伟提到最终,眼泪都掉下来了。袁真人点了允许,旋即看向房间内的别的两个身穿八卦仙衣的道士,“梁师弟、秦师弟,假如我记住不错,你们两个是和孟师弟住在一个院中吧?”“是的,方丈师姐。”两个老道赶忙说道。“你们两个其时在什么地方?”袁真人问道。姓梁的老道先行说道:“我其时就在近邻自己的静室内打坐,忽然听到薛伟的喊声,我就跑出来了。”秦老道也道:“我和梁师兄相同,在听到喊声之时,就赶了出来。”“那在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,你们两个在什么地方?”袁真人又问道。“我就在房间静室内。”梁老道答道。秦老道也道:“我也在房间的静室内。”“你们两个都在院中,也都静室,那我问你们两个,其时可曾听到什么响声?”袁真人再次问道。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二人这般说道。“没有?”袁真人轻轻蹙眉,冷声说道:“声响即使不大,也不会太小,你们两个怎样会一点动态也听不到?”“师姐,我真没听到……”梁老道匆促说道。看他的意思,像是生怕袁真人置疑自己。秦老道也急迫地说道:“我也是真没听到……”“都没听到……”袁真人沉吟一声,脸色更为凝重,并且还带着一抹怀疑之色。她的一双眸子,不时地在秦老道、梁老道和薛伟的身上审察,好像是想要在从中看出点什么。张禹也审察起这三人,还时不时地看向破碎的玻璃。这三个人,被袁真人一贯盯着,好像都有些严重。过了顷刻,袁真人淡淡地说道:“贾师弟、张师侄、上官宁留下,其他的人都出去吧……趁便告知宅院里的人,也都散了,此事不要颂扬出去……对外就说,孟师弟无疾而终,羽化飞升……”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……梁老道等人急速容许。他们鱼贯退了出去,趁便传达袁真人的意思,让宅院里的世人也都脱离。跟着纷繁的脚步声,过了一会,宅院内总算安静下来。袁真人看了看贾真人、张禹和上官宁,开口说道:“你们怎样看?”张禹跟这二人比较,归于外人,所以不方便开口。他静静地等着,想要看看贾真人和上官宁怎样说。贾真人和上官宁也没开口,袁真人等了一会,见三人都不作声,脸上闪出一抹不悦。她的目光落到贾真人的身上,说道:“师弟,你先说说。”“说不上……大师兄……会不会真的没死……究竟,就算有人拿去了飞星九刃,可没有咒语,怕是也用不了……白眉宫中,知道飞星九刃咒语的人,只怕不出五个……”贾真人有点忧虑地说道。“他下葬的时分,尸身都烂了……会没死吗?”袁真人冷冷地说道。“那……这个……真的说不清……总不能真的是大师兄的阴灵吧……”贾真人有些严重地说道。袁真人关于这个说法,好像有点不满意,但她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看向上官宁,“小宁,你怎样看?”“师尊,弟子入门较晚,仅仅从座师那里听到关于飞星九刃的传说……飞星九刃是道家之宝,岂是阴灵可以驾御……再者说,咱们白眉宫乃是道教圣地,阴灵竟敢入内,必定云消雾散……所以弟子认为,应该是人为作案……这个人会是谁……弟子就不清楚了……”上官宁说道。袁真人轻轻允许,成心说道:“连小辈都知道,白眉宫乃道家圣地,什么阴灵敢进来!”这话便是说给贾真人听的,让贾真人不要骇人听闻,胡乱编列什么阴灵作怪。贾真人低着头,没敢作声。袁真人最终看向张禹,说道:“贤侄,你又怎样看?”“弟子也不认为会是阴灵作怪,至于说这飞星九刃……”张禹将目光投向孟老道胸口的匕首,持续说道:“到底是从窗外射入,仍是有人直接插入孟师叔的胸口,现在恐怕都做不得准呢……”“这话说的才有道理。”袁真人夸奖道。她跟着指了指对面的窗户,说道:“咱们曩昔瞧瞧。”张禹早就想曩昔看看窗外的姿态,四个人走到窗前,袁真人亲身将窗户左右翻开。这儿是后窗,对着的不是前院。在这窗外,有一个小小的花园,由所以冬天,花草都现已干枯,剩余的仅仅光溜溜的花杆和花枝。地上有好些个足迹,看来不少人过来查看。再往后是院墙,尽管不高,也有两米。从这儿,不能看的愈加细心,张禹决议绕曩昔看看。由于这儿的修建,也都有些年初,所以房子里没有开后门,想要曩昔,只能从房子周围绕曩昔。张禹提出,绕曩昔看看,袁真人让上官宁陪着张禹曩昔。二人到了后边,查看了一番,让张禹很是蹙眉,后边足迹真实太多,底子分不出谁是谁的,哪怕是真的有人站在这儿射杀猛道人,也无法经过足迹找到头绪了。在卧室那儿和堂屋那里,都有后窗,可这是冬天,窗户都是关好锁着呢,想要进去,并不简单,只能走正门。张禹忙活了半响,终究是一无所得。他和上官宁从头回到静室,袁真人眉头深锁,贾真人愁云惨淡。张禹这个人,一贯比较猎奇,特别是这种事,愈加勾起了他的猎奇心。他小声问道:“师伯、师父,我听冯师叔他们说,从前死的两位,乃至前次那位詹道长,都是当年一同前去清理门户,诛杀那位大师兄的。不知道,今日这位孟师叔,是否也是?”袁真人允许,说道:“孟师弟当年,也是随我一同去清理门户的一员。”“那这么说……凶手的举动,应该是有方针的……詹道长或许是一个意外,但是这三个,已然有真的飞星九刃在此,十有八九是在方案之中……弟子多嘴问一下,最初跟您一同去的人有多少,现在还剩余多少……”张禹用不大的声响说道。“其时跟我一同下山的一共有十三人,其间包含我的两位师叔,还有十位师弟、师妹。两位师叔已然过世,咱们十一个人中,现在现已遇害四个,还剩余七个。”袁真人说道。“这七个人中,应该有师伯,还有冯师叔,别的五个是谁呢?”张禹猎奇地问道。“有我一个,余下的是刑堂的胡师兄,经堂的风师弟,高功马师弟,担任庙产的赵师弟。”这次说话的是贾真人。听了这些人的职司,张禹先是允许,随即发现一个问题。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,在道观中,都是一等一的差事。哪怕是冯崇绝,实力尽管不怎样样,可在白眉宫中,也有必定的位置。别的那个死了的詹道人,张禹从前没有问过他在白眉宫中的职司,但是敢截留门下弟子的积德行善,乃至将蓝宝石据为己有,那在白眉宫中肯定是有一号的,不然的话,不敢这么做。张禹由此可以确认一件事,那便是最初这些跟袁真人一同去诛杀那位大师兄的人,在袁真人掌握白眉宫后,位置都得到了必定的提高。可以说,他们都是袁真人的亲信。张禹也是暗吸一口凉气,他隐约意识到,这儿面隐藏着极大的危机。

标签: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